黄鹰教授:我的指尖栖息着生命的呼吸

发布日期:2017年9月4日


走进黄鹰老师,源自他日常的一堂课。讲台中央的黄鹰老师,身着朴素的深色外套,挺立的身姿,自然有力的手势,神采飞扬间是绘声绘色的生物学内容。那张张幻灯片里的各种细胞,似精灵般飞转、跳跃,轻盈地落在学生的眼前、耳畔、心间。


黄鹰,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1986年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生物化学工程系生物化学工程专业,获工程学学士学位。1986年至1992年在中科院上海生物工程实验基地从事基因工程研究。1997年毕业于美国德州大学卫生研究中心圣安东尼奥分校生物化学系生物化学专业,获博士学位。1997年至2006年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尤尼斯•肯尼迪•史瑞沃国家儿童健康与人类发展研究所(NICHD)工作。先后获得5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主讲《免疫学》和《微生物遗传学》课程;以第一作者与通讯作者发国际高水平SCI论文20多篇;培养了近30位微生物学与生物技术专业硕士和博士研究生。


近日,黄鹰老师课题组的6名硕士研究生在国际著名期刊《Nucleic Acids Research》(核酸研究)在线发表了研究论文。从2013年在国际著名期刊《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生物化学杂志)上发表论文,到发表《核酸研究》论文,黄鹰老师课题组的研究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谈及他的几个硕士研究生的研究成果,黄鹰透出的是不加掩饰的骄傲与满意。他说,在南京师范大学这个平台发表这些高水平的论文非常不容易,这些论文凝结着我们的心血和对科研事业执著的爱。每一篇精彩的论文里面都有艰难曲折的故事。科研是一条艰苦的探索之路,出大成果需要不怕苦,不怕累,坚持到底。


故事化课堂,形象化的讲解

一篇好的科研论文可以写得像故事一样引人入胜。同样,一节好的生物学课也可以讲得像故事一样令人着迷。对于很多人来说,生物学是枯燥而又乏味的。但是当像黄鹰老师这样的博士生导师,走进大学本科生的课堂,有章有法的讲授,会使学生兴趣盎然,别有洞天的生物学也将打开一扇大门。

关于生物学的教授方式,黄鹰老师深有体会,一般的授课模式,会让学生索然无味,注意力无法持续集中。所以,黄鹰老师更加注意课堂形式。通常每节课开始前,他会回顾上一节课堂内容,并且提出这节课需要解答的一个主要问题,并且围绕这个问题讲解相关的生物学知识,循序渐进,层层深入,不断激发学生的思考,缓解灌输式教学方式导致的易疲倦的心态。


勤能补拙,后来居上,生物学并非盐碱地

化学与生物工程学院在近三年共有60名本科毕业生成功考取硕士研究生,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49名学生参加了硕士研究生考试,其中26名学生考取硕士研究生,占普招毕业生21.7%,录取率高达53%,而2015年硕士研究生录取名单中,有25名学生成功考取硕士研究生。

对于学院的学子们,黄鹰老师满含殷殷的勉励,勤能补拙,后来居上,其实每个学生都蕴含着不可测的巨大潜能,只是在于教师的引导和挖掘,在于学生对自我的要求。他期待更多的学生,能够激发自己的创造力和探索能力,在生物学领域走得更远



生物学,不再是一片盐碱地,南京师范大学泰州学院的学子、教授在这片土地上执着、不懈地耕作,跟随物候,在这一亩三分田,播种、除草、施肥。待到秋收之时,也是稻麦飘香之际。

桃李春风,下自成蹊

从学院走出的许多学子,仍选择在生物学领域中继续深造,让理性与思考溶入血液,任生命科学印下更加深刻的烙印。作为教授的黄鹰,乐于成为学生黑暗中摸索前行的引导者,为他们搭建走得更远的桥梁。

黄鹰老师的硕士研究生李燕,对导师与母校满含感激: “南师本部的教授来南京师范大学泰州学院教学,这让我对科研生活产生了向往和兴趣,我不甘心再从课本中获取知识,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动手实践获取。”

黄鹰对学生的殷殷勉励,在黑暗中穿针引线。已考进南京师范大学的陈洁忆及自己的考研路说: “记得老师曾告诉我,每天看8小时的书是肯定可以考上,更何况我每天看的书比8小时要多得多,虽然期间压力大到坚持不下去,但是动力似乎更大,忍忍就过去了。”

已在生物实验室忙碌三年的邹梦婷,在她的眼中,导师黄鹰是学识渊博,精益求精的科研工作者,也是一位勤恳教学,为学生熬心力的老师,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忘我地投入教学与科研之中。

三十功名尘土,八千里路漫漫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三十年前客帝城,城南结骑尽豪杰。”欣羡古人一挥毫落笔,便可十年、二十年乃至一生。黄鹰同样将青春的时光潇潇洒洒地交予生命科学,国外从事研究14年,研究酵母近20年,从事科学研究是整整的30年。

研究生命科学,也是在不断的探求生命,探寻自身的意义。那显微镜下的细胞,是所有生命的基本单位,虽然渺小,却也在经历着诞生、成长、凋敝的一生。现实生活中,对于生命的意义,人们也会常问:“Who am I?”这样的哲学问题。

黄鹰笑答:“我是很小的个体,一生也是短暂的。在生物领域研究了三十多年,我从不后悔。虽然生活中也会有烦恼,但更想珍惜现在的美好点滴,积极快乐把每一天过好。”

在交谈中,黄鹰提到的最多的词是“积极”与“快乐”。常年忙碌在生物实验室的他,与细胞、微生物等为伴。经年累月,似乎万物已清清楚楚地呈现在他的心里。他明白,只有自己生命美丽的时候,世界才是美丽的。他的那双作了无数次实验的双手,似乎栖息着不息的生命呼吸。

策划:校园通讯社、化学与生物工程学院

文字:陈雪梅

图片:王淳

    指导教师:董长青、沈红兰